《阴阳师》【推荐】--『千年咒』

share
  
 公元795——1185年间平安时代。(当时的日本称为——倭!) 
��现下为平安中期…… 
��平安时代——黑暗与光明,智慧与愚昧,华丽与阴郁相融的时代!这个时代,人鬼并存。上至天皇,下至平民,人们对妖魔鬼怪深信不疑。这个时代,不伦人、鬼、妖、或是灵魂都可能出现在京城某出,甚至与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而由此产生了于其截然不同的一类人,那!便是——阴阳师! 
��不同与一般的术师,他们受制与朝廷,专署与阴阳寮…… 
�� 
��水无月,是天空时常密集丝雨的季节。阴郁的天空仿佛永远都不会放晴,连夤夜中的满月都是半掩的。 
��就是这样的一个夜晚,位于朱雀大路与四条大路以南的岔道上,两个男人正慢步走着,但脸上的神色却截然不同。 
��“晴明啊!这次的事情有点奇怪,没问题吧?”开口提问的是源博雅公卿,一脸单纯的憨厚,棱角分明的脸孔。很难想象他有着神乎奇迹的音乐才能。 
��“你在担心吗?”回应的是一名身着白色狩衣的男子,身材高挑。原本白晰的肤色在月光的映衬下略显苍白。轩眉下,眼梢入鬓,眸间含笑,狭长的眼帘下夹杂着一丝锐光。而那薄唇间总是挂着一抹难以捉摸的浅笑。他,便是闻名于世的阴阳师——安倍晴明! 
��“当然,这次可是皇上拜托的啊……”博雅略显担心。 
��“所以才麻烦啊。” 
��“啊?……真的很麻烦嘛?!原来也有晴明你觉得头痛的时候啊!”博雅略带感慨地叹道。 
��“博雅,你的语气听起来好像很高兴。” 
��“啊?……不,只是觉得意外,原来晴明也有像平凡人的时候啊!” 
��“……哦?平凡呐!”晴明纤长的手指提扇至唇边,眼中带笑,看着博雅。 
�� 
��‘叮…呤!呤……叮呤!……’位于两人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清晰的铃声,伴着节奏一团青白色的光氲若隐若现,顺此方向移动。 
��“好像到了”晴明欣然开口。 
��“什么?” 
��“博雅,先躲起来。”晴明示意着同博雅一起藏在路旁巷子的暗处。 
��“喂…晴明,那是什么东西?”博雅的声音微颤,显得有些紧张。 
��“再等等,过会儿就知道了” 
��“你又卖关子……” 
��伴着青白的光氲越来越近,来人的样貌也逐渐清晰,一名女童出现在眼前。她身着质地轻柔的浅色罗衣,青纱裙摆延伸至小腿处,裸露的双足制于地面,行走着。脚腕上一串金铃顺着移动的脚步发出清亮的声响…… 
��女童闪动的大眼四处张望,像在查看什么。头上左右两侧用缎带塑成发髻,而她眉间那缕细长的金色印迹是最为特别的地方。 
��“这孩子是谁……她的装束……?” 
��“那是大唐女童的装束之一……走吧!博雅!”未等博雅反应过来,晴明催促到。 
��走出巷子,月光泻下,映照着晴明的白色狩衣,宛如月下昙花上露珠所散出青白色的寒光。 
��“五曜其中……临、兵、者、斗、皆、阵、列、在、前……五星布阵!”晴明伸出右手中指与食指,临空斜挥。 
��“啊!……这是……”慌乱中,女童顿时倒地,双手撑于地面,全身动探不得。 
��“五芒星咒中的‘束’!……这些日子里所发生的怪事,是你干的吧!”晴明悠然开口。 
��“晴明,难道她就是……?”博雅略显惊讶的询问。 
��“啊!就是她。” 
��原来,自三天前,在皇宫内朝仪结束,各大公卿回家之后就连连卧病不起,随后得知是‘失魂之症’(魂魄被盗)天皇大震!这才派博雅来寻求晴明帮助…… 
��“……不愧是晴明大人,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查出是我干的,不简单。……先生果然没走眼。”女童清晰的声音响起,除了最后那句模糊的低吟。 
��“呵……过奖。如果七天内不查出祸首的话,那些大人就会没命,而我自己也会有麻烦,不是吗?!”晴明浅笑,注视这女童。 
��“现在怎么办?”博雅接口问。 
��“等!” 
��“等?她不是祸首吗?还等什么?” 
��“等幕后指使者出现。” 
��“……” 
��“不懂吗?博雅!” 
 
 
回答 (0)
  • 【四】
    暮色下,半垂于天迹的落日正展露出漫天殷霞,呈现着赤矸的色彩。
    ��荻原府中,晴明与一同前来的博雅正由主人荻原茂带领着步入庭院,朝内堂方向前进。
    ��正步行至复道处时,只闻苍穹间的一抹惊鸿直入,附冲于池面之上,清漪瞬间颤瑟,化作一条飞溅的弧漩。粼波起,弥霞一片!
    ��“……将会发生些什么呢?!”复道中,晴明侧目向院内望去,低声游吟……
    ��“怎么了?晴明?!”开口提问的是博雅,他看着突然停下脚步的晴明。
    ��“没什么。”
    ��“两位大人,请这边走。”荻原茂在内堂门外示意着。
    ��“啊!……走了,博雅!”出声回应的晴明向身旁的博雅小声嘱咐。
    ��“喔!……哎!你之前在嘀咕些什么啊?”
    ��“难道…你有听见什么吗?!”正视着博雅,晴明的脸上略显几分戏谑般的狡诈。
    ��“……没有!……”
    ��“那不就得了!”转身间,带着似是窃笑的表情,移步内堂。
    ��“……”
    ��室内,几盏灯火奄忽欲熄般地闪烁着。瞑空的衬托下,使得原本赤金的火光在此刻却泛出一屡不协调的青白之色。略显昏暗的屋内一位少女卧坐在榻前,苍白的脸孔毫无生气,如死一般寂静。
    ��……暮惑的时分,阴霾的空气,暧昧的灯火,少女的面容……
    ��
    ��“‘月’啊!……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来了,‘月’……听见父亲的话吗?!”荻原茂轻声开口。低沉而又疲惫的声音响起“……你这孩子,说句话呀……咳!”面对着毫无反应的女儿,悲伤之感不言而喻。
    ��“荻原大人,请先让我查看一下月小姐的状况如何?”折扇在掌间微微摇动,晴明笃缓地开口。
    ��“啊?……啊!是!那,晴明大人,一切就拜托了!”
    ��‘…啪!”利落的收扇间,晴明已不动声色地靠近了月。探出右手,在月的眸前轻晃动了几下,颢旦的狩衣下更显他那抹素白纤长的手指。
    ��然而,月那黑曜石般的眼眸仍旧目空一切……
    ��晴明起身,在她身边布阵行走着,口中念念有词。
    ��“博雅大人!……这是?……”荻原茂低声询问博雅。
    ��“啊?…哦,可能晴明正在下什么咒吧!”
    ��“哦!……”
    ��“荻原大人!”霎时晴明突然开口。
    ��“是!”
    ��“假如我没说错的话,月小姐的确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晴明语调悠然。
    ��“啊?……啊?那,那怎么办?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个嘛……啊!请恕我冒昧,可否借用月小姐的一根头发?”
    ��“是!是!……请便。”
    ��“谢谢!”顺势手指拨动,晴明从月的头上拔下一根黑亮的长发。那发丝,宛如墨黑色的蜘蛛细线,乍眼之下令人有些颤栗。
    ��“晴明!这是……?这头发有什么用吗?”一旁,先前一直未曾开口过的博雅,此时终于耐不住性子,而吐词间可以看出他的紧张之感…。
    ��“啊!稍后就由它带路了……目前,只能做这些。一切,等晚上让月小姐自己告诉我们吧!”晴明正视着两人,唇边露出期待的微笑,留下的却是一个未知数……
    ��
    ��
    ��
    ��夜未艾!垂暮的光景被墨空替代,缁夜降下预示着又一个辰辉即将结束。微风带着本季最后一蔟荼蘼的花瓣划过屋内,触碰及灯火时,化灰。如同生命划过浮尘,一样脆弱!
    ��月亮泛着青白色的光,映照一片天地……
    ��“今天的月亮好大哦!”从博雅口中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啊!”坐在博雅身侧的晴明应声道,时不时地将手中的酒碟送入口中。
    ��此刻两人正在荻原茂府中,借着片刻的空闲,相对而坐,把酒对饮。
    ��“我们还要等多久?晴明!”
    ��“快了,亥时快到了。”晴明半闭着眼眸,望向天迹,将空中的斗星尽数纳于眼底,双唇间,扬起一抹弧线。
    ��“亥时?……亥时的话,不是在后山……”博雅迅速转身看向晴明。
    ��“哦!那又怎么样呢?”放下酒碟,悠闲的晃动这手中的扇。
    ��“‘那又怎么样?!’……我说晴明!我们眼下还在办月小姐的事,如果亥时一到,我们还没抵达后山的话,要怎么办?……你却还在说风凉话‘那又怎么样?’”博雅显得有些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