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

父亲是侦探小说家的高中生工藤新一,头脑聪颖,观察力入微,对案件推理十分擅长,因此经常帮助警方解决一些疑难事件,被称为日本侦探界的新希望。他还受到电视台的采访,成为市民心中很受欢迎的少年干探。而他自己的目标也是希望成为福尔摩斯一样的名侦探,利落而又从容的解决各种案件。 在某天新一和青梅竹马的女友小兰到游乐园约会之后遇到两个奇怪的陌生人,他跟踪这两人才发现是犯罪团伙的暗中交易。可不幸的是他被罪犯们发现,并强迫服下了毒药,醒来后才发现自己虽然没有死,但是身体却变成孩童的模样。新一不想被犯罪集团发现自己还活着,只好化名“江户川柯南”借住在小兰的家中,希望能借助小兰的侦探父亲毛利小五郎的工作,寻找那些神秘罪犯的线索,同时希望能够找到让自己恢复原状的方法。

柯南和小伙伴们带着自制的风筝参加风筝比赛,灰原带耳机哼歌时露出笑容的举动,引起了伙伴们对歌曲的好奇,灰原却不说,调侃柯南去侦查。柯南将手机调为录音让由美偷录哼的歌,由美正直地中断了这一行为。一个大叔让男人参赛完受处理,因自己的妹妹因他自杀。此时,柯南他们的风筝尾巴断了,很难修复,由美将手机弄丢了,而那位参赛的男人跳入了堤无津川中,手机传来男人妻子的声音,柯南认为这不是一起自杀的案件。

工藤新一推理出犯罪嫌疑人为什么选择在明亮的隧道行凶。受害人前女友的拍摄录像的异常,新一推理出是因为放在男友针织帽带来的结果,并且推理出男友的脖子打了石膏从而没有使录像晃动。受害人前女友的手套前后颜色的不同,表明犯罪后反戴手套掩饰,事实证明,手上果然有血迹,结合之前的行为,新一推理出用右手行凶。女人行凶的原因是因为被害人用裸照进行威胁。小兰跳出回忆,想要问新一当时是不是喜欢自己,而此时的柯南误以为是要问当时为什么让她别跑,柯南推理出小兰因为右手受伤无法穿好内衣的缘故,令小兰激动失常。

原来工藤新一是通过鲨鱼对血液的灵敏表现推理出有人死亡的。接着新一推理出被害人被杀的详细过程,通过现场的手机推理出被害人女友的身高和衣着特点等,用钱包推理得到被害人进水族馆时有同伴。新一用被害人的手机不断发送邮件给联系人,有三个人没有回复。第一个是与被害人去水族馆的女人,第二个是被害人的前女友,两人都说了不回复电话的原因以及用录音排除嫌疑。第三个是被害人前女友的男友,解释是因为很多垃圾邮件而没回复,命案发生前十分钟拍的视频与其他游客也是对应的。

少年侦探团和小兰去参观水族馆,而阿笠博士却在汉堡店开吃了。小兰沉浸在昔日和新一参观水族馆的情景,认为当时的新一喜欢上了自己。柯南也回忆了当时的一幕幕,新一推理出小兰迟到的原因,并通过小兰身上的种种细微现象推理出一系列小兰所做的事,小兰对此感到惊讶。而后新一让小兰去叫工作人员,原来是水族馆发生了命案,有人被匕首刺杀身亡了,小兰好奇新一是怎么知道有人死亡的,新一说是味道。

柯南排除了第一个奇怪的男人的可疑性,对他奇怪的动作进行了合理的解释。对于第二个女人蹲下弄鞋子的动作、讲究的发型和包上不同颜色的玫瑰花,柯南的推理是不习惯的高跟鞋和要去参加派对之类的场合。锁定的可疑人物是与和叶聊天的轻浮男,服部发邮件问和叶男人是谁,和叶说他是学校药物系的学生。但是最后的真相轻浮男是调查毒品犯罪的人员。而服部在紧急情况说的表露心迹的话不愿意对和叶再说一次,不过柯南对服部的话进行了录音。

柯南从乘坐自动扶梯,大阪是靠右站而动东京靠左站的现象推理出笔记本中的暗号,知道了毒品交易会面的时间,进而通过线索推理出交易的地点和交易碰头的标记(白玫瑰)。服部激动地在戊桥转悠寻找到了三个带有白玫瑰的可疑人物。服部用手机视频给柯南等人看这三个人,使柯南能在大阪认出交易的人。大伙觉得前两个人物有很大的嫌疑,排除了与和枼聊天的轻浮男,但此时和枼与轻浮男的亲密接触令服部无法集中注意力去听柯南的推理。